○报告现场的反应:

Pinchas Zukerman: “……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……”

Aaron Rosand: “….Ramirez先生,你是一个敏锐的观察者……“

Erick Friedman: “……你的论点绝对正确……”

Charles André Linale 教授: “……这方面的知识,必须再带回了巴黎音乐学院……”

Claus Reichardt 教授: “……这是真正的专业教学法…… ”

Gorjan Kosuta 教授: ”……这个演讲每次都是大学的盛宴……“

Andreas Röhn 教授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说“…… 这个事实让我惊讶,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事情说到点子上。我几乎不敢用一本有500页的书来写它,一这对每个音乐家都很宝贵,从学生到独奏家……“

Igor Ozim 教授在报告的中场休息时说, “……我要给你写所有需要的推荐信…”

来自纽伦堡的前维也纳爱乐乐团团长 Daniel Gaede教授,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说:“…这个教育方案,提供了全方位的有利条件。我想,学生们和教授们都得到了启示,他们将对小提琴的演奏有新的反省并离开原来走的路。今天这里所提供的如此高密度的综合信息,是很少见的….“

Ulrike Dierick 教授: “……你无法想象,你在这里的演讲引起了如何大的反响,甚至我最挑剔的同事也非常为之振奋….“